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管雪影:杀死爸爸

时间:2020-08-14来源:平平故事网 -[收藏本文]


作者简介:管雪影,河南作协会员,出版个人文集《云过无痕》。





从他出生到他父亲死去,王雨霆一直是他父亲的刽子手。没错,他就是上天带给他父亲的罪孽,并且,罪孽深重。

 

王雨霆是他们那个家里的第二个孩子,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叫王雷霆,一个叫王雪霆。从名字上看,王雨霆和哥哥弟弟没有什么不一样。可是,在对父亲的称呼上,他从小就和哥哥弟弟不一样。哥哥弟弟都管父亲叫“爹”,而他叫“爸爸”。

 

王雨霆的父亲只是他的“爸爸”。他从小就必须这样叫。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叫。但是,家里人都严格遵守着这个规则。哥哥弟弟的“爹”必须是他的“爸爸”。这是规矩。

 

小时候,王雨霆也经常犯糊涂,也跟着哥哥弟弟叫“爹”。可是,立即就会被母亲严厉呵斥,也会招来父亲漠然空洞的凝视。父亲那漠然的神情深深刻在王雨霆的脑海里,每每回想起来都触目惊心。


随着王雨霆一点点长大,他渐渐发现自己其实是个特殊的人。在家里,在这个村子里,他跟别人都不一样。

 

四十多年前,王雨霆所在的安阳王庄还基本是农业社会。在那个贫穷闭塞的小山村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村里只是七八户是外姓人,剩下的王姓均沾亲带故。村里的事务有王姓族长主持,很多时候族规就等于法律。


渐渐长大的王雨霆被迫发现,自己是个异类。村里的小孩们三五成群,满村疯玩疯跑。但,没有哪一个群要他。那些群并不排斥他的哥哥弟弟,但是,唯独不要他。他是被孤立在所有人之外的人。

 

有时候,会有小孩挑衅似的指着远处的一个大人说:王雨霆,你爹来了!一群小孩就开始大声哄笑。王雨霆渐渐懂得了,为什么他的父亲不让他叫“爹”。他的“爹”另有其人。

治疗睡眠性癫痫有哪些好的方法tyle="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王雨霆的“爹”可能是三个人。不错。那三个人都有可能是王雨霆的“爹”,也就是他血缘上的父亲。

 

王雨霆的“爸爸”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几十年前,这是一桩丑闻。一桩默默轰动的丑闻。王雨霆就诞生在那一桩丑闻里。

 

一天晚上,在这个村子里,有三个青年,轮奸了一个妇女。这个妇女名叫欧阳兰。

 

欧阳兰有着和她的名字一样的美貌。贫穷和生育都没能摧毁这个妇人的如花似玉。然而,她的美,终于在一天晚上给她带来罪孽,酿成灾难。

 

欧阳兰的丈夫是一个煤矿工人,在离家三百多地的矿上上班,几个月才回家一次。欧阳兰独自一人带着儿子在家务农。


一个冬天的晚上,三个喝了半昏的年青人趁着夜黑风高,摸到欧阳兰的家。他们悄悄爬上并不高的土墙,跳进她家。他们没费多大劲就撬开了她家那两扇已经有些年头的木门。欧阳兰在熟睡中被惊醒,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脚被人死死按住,一个男人死死压在她身上。她的嘴早已经被堵上了,什么也喊叫不出来。她惊骇地发现,这里有三个男人!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在她身上动作。野兽一样疯狂贪婪发泄着。一遍又一遍……一轮又一轮……他们交替着,邪恶地评价着,超越了廉耻,压低的声音,在黑夜里蔓延......


恐惧让她恨不得死去。但是,那三个男人被压抑的青春性欲被酒精刺激得和冬天的黑夜一样漫长。在黎明将近的时候,欧阳兰的这个夜才算结束。她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揉搓抓挠的痕迹,模糊一片......

 

欧阳兰明白她遭遇了什么。甚至,那三个男人是谁,她已经清楚地知道。该怎么死呢?她一直在想。她无力反抗三个身强力壮血气方刚的男人肆意蹂躏。但是,她可以死。她觉得她犯了罪,她该死。

 

天渐亮的时候,那三个人扔下他,鱼贯而出。事实上,村里有人看见三个人影从欧阳兰家出来。看到这一幕的那个人,选择默默地看着那三个人扬长而去。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p>

欧阳兰是被她儿子的哭声唤醒的。她终于明白,死亡并不是眼前的现实。她的孩子才是她的现实。是的。与孩子相比,她所遭受的耻辱并不是属于她的现实。她要是死了。她才一岁的儿子怎么办。她没有公公婆婆,也没有父母姊妹。她难道也要让她的孩子跟她一样的世界?


天亮了。欧阳兰收拾好孩子收拾好自己去镇上给丈夫打电话。她已经想好了,一切都交给她的丈夫,由他来决断。

 

欧阳兰的丈夫选择了沉默。那个男人选择了承受和包容。那个男人选择了用掩藏别人的罪恶去包庇他自己的痛苦。当然,他也选择了无视欧阳兰所受到的伤害。

 

整个家族都决心把这个丑闻掩盖住。三个年轻人,有两个王姓,一个姓张,他们都未结婚。与三个年轻人未来的人生相比,一个女人的名节就没那么重要了。何况,被强奸的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


在这样的村子里,一个丈夫不常在家又太美丽的女人,究竟是不牢靠的。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样的事情一直就隐藏在欧阳兰附近,只是如今,它真的发生了。

 

这件事情发生后,村子里的女人们都暗暗出了长长一口气。对于她们来说,这件事情是难以言说的。男人们呢?他们再看到欧阳兰,终于不再小心翼翼避开眼光,他们再看着她时,显得光明磊落得多了。

 

在这个村子里,好长一段时间,与欧阳兰有关的罪孽像蒸发了一样,一切都异常平静。然而,谁也没想到罪孽却在欧阳兰体内生根发芽。王雨霆携带着罪恶的密码,从命运的深处涌出。等欧阳兰发现自己怀孕时,那个胚胎已经六个多月。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小村子里,如果顾虑母亲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阻止这个孩子的降生。

 

王雨霆就这样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他是他母亲痛恨无比的罪孽。他是他父亲躲避不开的耻辱。然而……我为什么要被生出来?王雨霆问。

 

可他能问谁呢?生命的开始不应该是个最洁白最无辜的问号吗?为什么于他却是最深的耻辱最丑陋的真相?生命为王雨霆埋下的第一个伏笔,是让“爸爸”这个称呼成为他一生中最艰涩的苦痛最羞耻的秘密。


在王雨霆的成长里,所有“爸爸”的刻意都被他一笔一笔记录在案。那些记录成为他对抗世人轻贱时,那消化不了的悲伤的替罪羊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个好。他恨他的“爸爸”。不,他恨“爸爸”这个词。“爸爸”,这是个不可饶恕的词。他咬牙切齿。绝不宽恕!绝不!

 

事实上,除了坚持那个“爸爸”的称呼,他的父亲对他也另眼相看。那个被生活欺负的男人对这个“孽种”却出乎意料的好。那肮脏不堪的往事,仿佛真的远去了,他对雨霆格外关爱。若由父亲分配,雨霆得到的,一定是最好的。“爸爸”竭尽全力为王雨霆提供他能给的最好的一切。但是,他坚持拒绝跟王雨霆有任何肢体上的碰触。

 

在王雨霆的眼睛里,他的“爸爸”是他的恩人,给他提供物质供养的恩人。他永远都记得,小时候,他和弟弟一起跑过去迎接久未回家的父亲,父亲一把搂住弟弟,却轻轻把他推开。那轻轻一推,诠释了最彻骨的冷漠,让他终身铭记,让他因此把父亲这个称呼彻底从心中抹去。他的“爸爸”只是他的恩人了。没错,恩人。

 

成年之后,王雨霆曾经常常思考一个问题:“爸爸”为什么这般待他?这个男人是因为仍然爱着自己的妻子,还是原谅了命运无常的捉弄,承认了王雨霆出生的无辜?任何一种说法好像都说不过去。

 

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王雨霆改姓“王”为姓“张”。村里那个姓“张”的,是其中三个强奸犯之一。传说王雨霆最有可能是他的儿子。

 

王雨霆在修改自己姓氏的时候,不是没有考虑过他爸爸会怎么想。他这么做并不是鬼使神差。他是故意的。只是,那时候,他还年轻,他那份故意在思想上包含更多的是一种断绝。不留后路的断绝。与以往所遭受的所有屈辱与一切的一切一刀两断。当然,还有他对“爸爸 ”无的放矢的发泄。


他太年轻了。他不知道这对他爸爸是多么决绝的一刀。他只懂得沉溺在他自己的委屈里。他的敏感他的脆弱无限放大着他的委屈。在他年轻蓬勃的生命里,生活之中,与父亲有关的种种伤害,总是更容易发酵,变成一种尖锐的愤怒。愤怒的刀口那些年他只能对准自己,那种痛和寂寞,统治了他十多年。所以,一旦有机会,他就毫不犹豫选择了逃离。他天真地认为修改自己的姓氏是一种仪式,从此,他跟过去彻底告别了。只是这个手势,对于他爸爸来说,一剑封喉。

 

王雨霆决心考上大学之后,就再也不踏进王庄一步。那个村子带给他的,那些耻辱交加的记忆,他想彻底埋葬。王雨霆以为他改了名字,考上了大学,他就一定能成为另外一个人,一个全新的人。王雨霆觉得他可以带着新的名字重生。那时候,他年青着热血着,只想到前面无限美好的可能就做了那样的决定。

 

生活那里会有那么简单!你见过几个人一刀干净利落劈断过去,涅槃重生的?人们还不是携带着千丝万缕的过去慢慢前行。年轻人迷信超人,以为只要足够努力就能够强大到想怎么翻就怎么翻生活的牌子。事实上,还不是被生活之中的浪颠倒来去身不由己。<嘉峪关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p>


热血青年王雨霆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变成了张生,把他爸爸从他的履历里彻底剔除。他做这一切,是在学校进行并完成的,他的家人毫不知情。所以,当邮递员把那样一张大学入学通知书送达时,王雨霆的家人收到的却是一个晴天霹雳。


王雨霆这一举动对他母亲欧阳兰的打击,并不比他爸爸轻多少。那不堪的往事,十几年的光阴都不能稀释的伤痛,又被她的亲生儿子张榜公布。她小心翼翼过日子的心意,再一次遭遇生活的迎头痛击。在她多舛的生命里,命运又一次面目狰狞。然而,她能够说什么呢?从何说起?她能够做什么呢?怎么做?一切都成定局。这是她的亲生儿子给她的定局。


一个母亲对她亲生儿子给她的这一个响亮耳光,除了承受,还能怎么样?一家人选择了沉默接受。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都保持了缄默。


欧阳兰每天默不作声地为王雨霆准备行李。王雨霆的爸爸每天也默不作声。王雨霆的一纸通知书把他的家变成了聋哑世界,寂静无声。在这里,每个人内心都汹涌澎湃,却都丧失掉了语言。他们各自抱紧各自的伤痛,既不看对方的伤,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痛。事实上,最私密的痛苦最难分享。


王雨霆三十五岁的时候,有人问他,如果时光倒流他可以重新选择,他还会不会用这种无常的方式跟过去诀别。他说他不知道。一个人最隐晦的痛苦,不是你想懂得就能够懂得的。痛苦本身自带记忆力,不是你想遗忘就能够遗忘的。

 

王雨霆是被他爸爸送到大学门口的。他爸爸坚持要跟他一起去。任他再不情愿,他爸爸就是不让步。对王雨霆跟过去告别的心意,他好像决心置之不理。

 

走在通往大学的那条路上,王雨霆心里翻江倒海。那真是千般滋味。他不停地被过去的碎片击中……

 

他的爸爸为他刻的木头宝剑,此刻,被放进了书包里。大雨中,他的爸爸推着给他新买的自行车,摸黑走了几十里山路,一身泥泞。他的爸爸从怀里掏出一把奶糖,默默放在他的眼前…….原来,并不是没有过任何美好!原来,过去不全部都是伤害。原来,他的爸爸也是他的“爹”。

 

把王雨霆送到大学的大门口,他爸爸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没有跟他的儿子一起走进大学。王雨霆这时才明白,原来,他想给自己的新生一个仪式,他的爸爸也还给他一个仪式。

 

王雨霆站在那里,看着父亲越来越远的背影,那一刻,他原谅了爸爸过去的一切。王雨霆,他用杀死爸爸的形式,得到了心里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