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多少的口是心非才能撑起一份淡然的人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平平故事网 -[收藏本文]

一个多月前,我从之前的公司了,身上只剩卡里一千多点钱的我没有带走一分工资,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我很清楚地知道公司不可能给我结清工资,而我也抹不开那脸面去撕破尴尬,我的尴尬,公司的尴尬。我的离职很坚决,也因此很不,尽管我试图也十分期望好聚好散。

前几天,跟之前公司的一个同事微信,他问我工资拿了吗?我说无所谓了。他说"土豪,我们做吧"。我很无语,我说无所谓,是因为我不想一直看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的几千块钱活着,徒增烦恼,不是说手头拮据的我不在乎那五千块钱。他告诉我他们搬新站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就直接回了那句最直接的内心独白:"有些事情真是不好说,我还记得我入职的时候就说要搬了,我在了四个半月没有搬,却听说之前一直谈的地皮没谈下来,要重新找地方,如今我一走,立马就搬了!"没有,没有抱怨,纯属是就事论事。同事也"不留情面"地回了一句:人品问题。我说那你应该谢谢我,我的离开成全了你的人品爆发。这些都纯属打趣而已。

绵阳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我跟他说起我之前的那个办公室主管,问我我走的时候工资结清了吗?我告诉她从决定走的时候就不抱希望了,然后她安慰我一定会发工资的,不用担心。这句安慰就像我还没离职时的无数次她让我去帮她旁敲侧击问她的工资什么时候结清的时候安慰我的一样,我从未说过什么,但这次我跟那个聊微信的同事说这件事本身就是个很冷很冷的。

独自体验着廉价出租屋里的,每天数着手里不多的钱度日的我,想起前几天跟几个新同事一起吃饭,一个同事说:"读书的时候,我妈问我有没有钱的,有也会说没有,然后我妈就会给我打钱,现在每次打电话,我妈问我有没有钱的时候,都会说有,其实已经口袋空空了,这是不是就是长大了?"其他几个同事都纷纷苦笑着附和,表示深有同感。我却玩笑着说:"为什么我妈问我有没有钱的时候,我说有,我妈就把电话挂了?"其他人都说:"挂了电话就立马给你打钱!"虽然那些声音不是异口同声,却是一样的话,一样的答案,我没有反驳,我知道我妈不会给我打钱,因为我没有告诉过忻州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专业她我的之后重新办的银行卡卡号,我想我妈会想给我打钱的,只是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笑得泪都出来了,也掩盖不了真实。不过我想即使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他们也应该很清楚我早就没钱了吧,不过无所谓了,既然一开始就不想要,又何必介怀是否得到。

就像一个做销售的熟人说:"你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不过女嘛也不需要多少钱,只要买点好吃的,买点漂亮的衣服和各种化妆品,把自己打扮得美就好了。不商场随便逛逛,好看的衣服拿起来一看几百上千就没了……所以说你这么点工资够干嘛?"也许是他说话的前后反转让我厌烦,也许是他的喋喋不休让一个想要在吃完午饭休息一下的我感到烦躁,也许是说到了我的痛处,我开口了:"我是端你家的碗吃你家的饭了,还是花你的钱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当时就是这样我噼里啪啦把话说完了,然后继续趴在办公桌上午休。

无数次亲朋好友打电话叫我去吃饭,我都借故推辞掉了,然后就是关心地问现在在哪工作?做什么?好做吗?……我无法回答,也不想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回答,如果有选择我会将就吗?如果所有的选择都是我不想选的,那这些选择对我而言还有何意义?但关心还是关心,我还是要笑着说自己一切安好,万事顺利。( 网:www.sanwen.net )

那个聊微信的前同事说我至少还有他的关心,我却回答万一我不需要呢?他觉得不可能,我说我确实不需要,与其无止境地感受着冷的折磨,不如冻死来得爽快!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是极端的,当初我即将辞职的时候,我跟他说我要是决定走,我就绝不会回头。他问我工资的事,我说我不可能为了五千块钱一直被绑在这里,要是那样的话我会死得更快的。他当时还说要是都没看清楚什么情况就乱跳,会死得很惨。我玩笑说自己离开肯定拿不到工资,又身无分文,到时候就靠他救助了。他说自己的钱自己不会去要,他可没有。不管玩笑与否,终究他是没看出或是根本就不愿意发现我是个"要面子"的人。他曾说过不广西#!有名癫痫医院理解我们云南人,我也好,我之前的主管也好,还有其他他认识的云南人,明明就是自己的工资,为什么会不好意思开口要呢?我笑了:"我们脸皮薄,那你如此理所当然,你会一遍遍跟我说让我去问什么时候发工资,为什么从来不自己去呢?"他说是毕竟工作了四年了,还是有些的。我笑了:"既然这么有感情,那你又为何死死守在这里只为了等工资结清?"

不是辩论赛,不会有胜负,可生活要翻篇,就会有取舍。我走了,他依旧留下了。现在他了一年或者更久的搬站终于等到了,即使他说这可能是个更快的结束,一个更大超支的消耗之后的没有进账。我不知道他说的感情是否存在,尤其是在我问他如果早知道今年会如此,会不会在去年过年年底结清工资的时候就另谋出路?他说自己在这一行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混到部门经理的职位和薪酬,再重新来过,觉得有落差。

我舍了,离开了,不说是一个璀璨的未来,至少不是一个煎熬着苦等的灰暗。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