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瓜田夫妇(叙事诗)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平平故事网 -[收藏本文]

(本叙事诗中的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诗中的主人翁原型是与笔者一起长大的同村。)

玉溪①弯弯绕山行,

喷珠溅玉鸣如筝。

玉屏②娇娇伴溪横,

钟灵毓秀神似僧。( 网:www.sanwen.net )

//

玉山玉水秀仙境,

村郭田园仙境里陈。

村里有一对小夫妇,

他们名为大傻和小聪。

//

人纷纷外出把钱挣

田地荒芜一冲冲

小夫妻决定当留守人

承包下邻里的田地细细耕。

他们要来个小改革——

将那半垯儿山膀田都点上瓜种。

//

日里来好晴明,

暖暖的日头煦煦的风。

大傻一早儿就甩着鞭儿扶着犁,

划开了滋滋的沃土嫩嫩的春。

小聪她担着灰粪,拗着锄儿,

山路上留下“吱溜溜”一路歌声。

//

高高的太阳挂天中,

把他那紫铜色的脸照得微红。

他甩掉了露花袄儿,

拢起锄儿,刨着地垄。

//

艳艳的暖暖的情,

她微微的飞来一个笑靥,

却又故意收敛了笑容,

紧绷着一张脸,

将热烫烫的饭盒儿,

塞进他的手中:

“哼,别只知道死做,

招呼猫爪儿钩了你的油荤。”

//

他憨憨地眨一眨眼,抽搐吃什么药p>

深思中带着:

“不会的,如今政策归心了,

谁还敢存那份偏钩子心。”

//

她再也忍不住了,

伸出手指使劲的戮了一下愣愣的大傻,

“噗嗤”一下子笑出了声。

“傻里傻气的,

谁像你,一根扁担直通通。”

//

他们都笑了,

他笑着大口大口吞下荷包蛋,

她笑着一锄一锄打着种坑。

//

哦,希望就是那筒里的小黑籽儿,

他们将它种在田里,

种在春的怀抱里,

也种在的心中。

季节的风摆枝叶上瞧,

缝隙里时光钟摆里摇。

几十天了,

瓜儿长出了嫩苗苗,

他每天天不亮就下地,

忙着给那宝贝儿

浇水、施肥、松土、锄草。

//

她料理好家务,八点多钟送上饭去,

太阳烈了,露水干了,

她便一棵棵地瞧,一片叶儿一片叶儿地找,

因为那心肝宝贝儿被萤火虫一吃,

就成了丝瓜筋儿似的光条条。

//

他们像是最虔诚的,

在儿身上耗费着心血、脂膏;

他们像是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

希望在他们心田里燃烧。

//

原生态种植功夫知多少?

厚土高天当知晓。

三个多月过去了,

那绿汪汪的瓜田里,

横卧竖躺着又大又圆的青宝宝。

//

癫痫病会遗传给孙代吗她,走路面带笑,

见着人儿都觉着特别高。

他,乐在心里不外暴,

说起话来却挺直了腰。

//

她想着,山沟里好多电视节目都看不到,

瓜儿上市了,定要装上一个大一点的锅儿③,

让老老少少坐在家里把丰富的节目瞧。

他想着,今年好好攒点钱,

明年定要把自家新房来建造。

星儿眨着眼,猫着腰,

山路伴着溪流时而发出诡秘的笑。

鸡叫三遍的时候,

儿静悄悄。

启明星刚刚探出了头,

一车西瓜上了道。

一个拉来一个推,

喜滋滋的心吆只想往外跳。

//

六月里吆,西瓜红到边,

他们的瓜儿绿色栽培又熟又甜最兴销。

不到十天半个月,

大把大把的钞票装入了腰包。

七月初来黄梅情,

南北风闹狰狰。

前脚日头毒刹眼

后脚风狂雨更猛。

这不老天爷偏又不长眼

呼啦啦就刮来了一阵狂风,

大傻家屋上的瓦被掀起了一大片,

屋后的大树也翻了根。

瓦片被打得哗啦啦往下泻,

砖墙也被砸了一个大窟窿。

一家人正忙不迭地转移,

忽然,一个霹雳之后

又是一阵嘎啦啦的断裂声。

//

“救命啊,救命!”

只听得邻居那边一阵撕肝裂肺的呼喊,

刀子似的直插进大傻这家人的心。

他们顾不得再理什么物什,癫痫那里治疗效果好

一股脑儿冲出了门。

唉,可怜那邻居家

土墙崩了,屋顶塌了,

大小好几口还在屋里焖……

//

人像利剑一样飞来,

雨像翻了天河一般凶猛,

好几十双手,

好几百颗心

都在加紧着这场争夺的战争。

老阿奶从泥泞中扒出,

老阿从血污中抬起,

当家人两腿骨折,

小孙女气绝亡命……

这是怎样的一颗灾星降落呀,

把这好端端的一家弄得血肉漓淋。

救护车“呜呜”地来了,

不一会儿又去了,

装走了这不幸的一家人……

晚上,村里开了个会,

募集点款子接济乡亲。

大傻一家不在募集之列,

因为他家也遭受了重大灾情。

//

哦,好特别的一个会吆,

那气氛既热烈又参杂着几分凝重。

村书记一千元慷慨相济,

村主任掏出银行存折当押金。

其他的一位接一位,

都献上了最热诚的一份心。

//

忽然台上闯过一个人,

愣头愣脑的,

哦,是大傻,

他整整捐了5000元整。

//

人们又惊愕,又,

你望望我,我瞧瞧你,

该不是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

可村主任不,

他紧紧握着大傻的手,

说话时,那声儿都带着颤音。

他要大傻代表大伙儿说两句,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进口的都有哪些多少钱?

可大傻“嗯哼”,“嗯哼”就没词儿,

急得一张脸涨得通红,汗珠儿直往背心里滚。

//

忽然,大傻眼睛一亮,

他瞥见了小聪。

阿,这下子他可找着了救星:

“唉,唉,这决心是我那口子下的,

还是让她代表说两声。”

全场“轰”的一阵大笑,

接着成百双眼睛投向了小聪。

//

小聪她想躲也躲不成,

硬着头皮站了起来,

脸上涌起一股绯红。

她狠狠地瞪了大傻一眼,

似抱怨又似娇嗔。

//

她羞嗒嗒走上台,

哦,这么多眼睛看着她,

她窘了,

像个小姑娘又腼腆、又拘谨。

//

她清了清嗓子,

又努力地平了平突突乱跳的心。

好半天才吐出一串话儿,

似银铃叮叮铃铃.

//

“俺家是种瓜的,

俺们左邻右舍的

就像一棵瓜上的藤,

藤连着藤儿,根连着根,

伤着一根,大伙儿都觉着痛。

今后,俺家离得最近,

有什么事,

别把俺当外人……”

//

哦,多么淳朴的话语,

多么忠诚的心!

全场热辣辣的掌声,

淹没了她的身影……

注:①玉溪:水名,在皖南旌德孙村乡。

②玉屏:山名,在皖南旌德孙村乡。

③锅儿:指电视卫星接收器。

首发散文网: